当前位置:首页> 流年 >

1994年的那个秋天

admin 流年 0 2017-03-09 浏览:501

1994年秋天,带着一点失意,也带着对未来的希望,我背着简单的行囊,第一次远离家门,来到距家乡四十多公里的本地大专院校上学。

我所学的专业是中文系师范专业,此专业是为各县区培养中小学教师的。三年学习之后,除一小部分毕业生能通过关系或学校推荐转行或到珠三角地区工作以外,绝大多数都将回到家乡进入各乡镇中小学任教。——这就是将来的命运,简单得令人绝望。

中文系94级有四个班,三个师范班一个秘书班,我的班级是3班师范班。师范班的都是国家任务生,除不用交纳任何费用之外,每月还能从学校领取近百元的生活补贴。

班上有五十多学生,来自本市七县一区,从家乡去的学生有七人。面对新的环境,或许当时的少男少女都怀着一颗燥动的心,面对着太多的诱惑,可能异地的男孩对她们更有神秘感,因此一直以来与她们的交流都很少,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三年学习结束。

中文系的学习是较为轻松的,课程表中安排的课程普遍是一天两节课,从上午8点到10点,偶尔也会有几节英语、计算机什么的,安排在下午。绝大多数时间老师要我们去图书馆借书,看书,说这对于中文专业的学生来说也是一种学习。

11.jpg

大学生活(网络图片

开学伊始,安排的课程是经常没有老师来上课的。或许老师真的是忙,班级也没有通知。同学们也就在教室里边傻傻地等,偶尔发几句罗嗦,无聊时拿起耳机,听学校英语控制台播放的语音,更多的时候是播放流行歌曲。那些时候经常播放的是一张邰正宵的专辑,里边有《找一个字代替》等歌曲,每天反反复复地播放,那优美的旋律和伤感的歌声与当时的心境竟然如此的息息相关,共鸣的感觉如此强烈,以至多年以后,听到邰正宵的这首《找一个字代替》时,不由得莫名地感动。

下午绝大多数时间是睡觉的,或者到图书馆看看书,太阳西下,学校操场上的阳光退去时,我们宿舍的往往是带上篮球,一直到天空抹黑才去学校饭堂吃饭。

晚上一般不去教室的,大家互相找老乡聊聊天,串串门,活动活动,或者到外边花上一二元钱看一场电影,回来后到小店吃宵夜,喝喝酒,一直到深夜,学校宿舍才能够安静下来……

这些就是我在1994年那个秋天刚到广东省梅州市嘉应大学的一些生活情景,作为一个新的环境,寄托着自己的一些幻想,经年之后,那些空中楼阁般的想法纷纷如肥皂泡般破灭。但回想起那些纯真的年代,还是感到深深地感动,毕竟,同窗也各散西东,那些日子不会再来,当年躁动的心已渐渐平静。
    第一时间获取博客资讯,请关注博客微信公众号“老姚博客”。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文字和图片均由老姚博客(laoyao.org)原创,网络转载敬请完整保留版权信息。

本文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