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观点 >

阿发

admin 观点 0 2018-04-30 浏览:52

“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农民的社会流动就如一条历史的长河,从涓涓细流汇成了澎湃大潮,撞出了瑰丽的万千浪花,农民的社会流动又像一颗最大最亮的巨星,闪耀在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史的长空。”——来自《农民工生活状况调查》

mg.jpg

农民工(网络图片)

县城主街道的麻将馆在那一年五月的“三打两建”中彻底地消失了,作为整治的一个重点,那一次县城惩治麻将风是卓有成效的,暑期参加的一次培训课上,授课老师在台上满脸笑容:“我们欣喜地看到,县委县政府有效地刹住了麻将风。”不由让人心头一阵豁然开朗。过去,县城的大街小巷遍布着大大小小的麻将馆,白天和夜晚,县城的人们都聚在麻将馆,或娱乐或赌博,成了县城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听说有上级领导到县城巡查,县领导们很是情难于堪,于是下决心惩治情况越来越糟糕的麻将风。

我是在麻将馆认识阿发的。

在麻将风盛行的那个时候,闲暇时我也会到麻将馆摸上几局。多年麻将大大小小的战役,已让我的麻将技术炉火纯青了,混杂在一群市侩人员中间,以消磨闲暇的时光。阿发经常是在深夜10点钟以后到来的,一局摸下来,时间也就差不多了。后来听阿发说,他不怎么敢于恋赌,每天玩一二局,输赢一点点也就够了。他牌技糟糕,往往打得乱七八糟,全靠运气。

几次牌局下来,我们在牌桌上互相客气地敬敬烟,都熟悉了。一次,他见我不在那个我们常去的麻将馆,拨打过电话来。那时,我正跟一个朋友在另一个麻将馆打大赌注的,我们正赢得忘乎所以,直打得人家鬼哭狼嚎的,早早地散去了。我们相约在夜宵摊狠狠地吃喝了一顿,都喝得熏熏然了。他来自一个偏远的山村,在一个县城的一连锁商场打工,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县城和乡镇的零售店送货。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女都还在家里,如今到处都在撤校并校,农村的学生都纷纷到县城就读了,他也有计划,在县城买块地皮建房,或者租房,把一家人从山里迁出来。

县城不大,我骑着摩托车转悠的时候,几乎都能见到阿发跟他的工友们匆匆忙忙送货的身影,客套的时候,总能听到阿发骂娘的声音,那个连锁商场在县城的业务很广,远近闻名。

他经常在深夜打电话给我,叫我出来一块坐坐。由于他的妻儿不在身边,晚上他都在打麻将,然后跟跟工友们去吃夜宵,叫几瓶啤酒,点几个菜。对苛刻的老板和管理他们都有成见,都不知道如何应付,这个时候,阿发总有一些对付他们的点子出来,令那一帮大老粗脸上现上拨云见日的表情,也对阿发的聪明大加赞赏。

那一天晚上,我在街上散步,突然想到给阿发打个电话。电话接通了,他小声匆匆地说“开会了”,就挂断了电话。很晚的时候,他打过电话来,说他在老市场一间烧烤摊跟几个工友在喝啤酒。当天晚上,他们的老板在会议上,着重地宣布,将对他们进行一定时间的考核,不合格的业务员将辞退。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挂着不同的表情,有淡然,有迷茫,还有恐惧……看来,老板已经对他们这些业务员不怎么信任了,对于每个人来说,何去何去,是一个非常残酷的问题。

阿发表现得异常平静,他已经决定辞职了,他早就计划买一部车搞运输,把城里的鲜肉推到县城的饭店餐馆去,同时把家乡的土特产品拉到县城销售。“不想在连锁商场干的,都可以跟着我,这样给人卖命,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对工友们,阿发还是很有感情的,工友们也纷纷表态,短时间内把工辞了,一块搞运输做生意。

后来,我看到阿发他们还在给那个连锁商场送货,晚上还是会到偏僻的地方偷偷打打麻将,然后出来吃吃夜宵,那时阿发筹划的业务员集体辞工另起炉灶,令老板一个措手不及的阴谋已经在悄悄蕴酿中。

只是最后我没有听到阿发他们辞工的消息,只听到那个县城的连锁商场因资不抵债而破产……

阿发他们,都是农民工,他们来自偏僻的山区农村,他们已经不习惯于农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他们在城里,付出了比城里人多倍的努力。他们渴望与城里的人们一样的生活,他们的梦想和希望在城里……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文字和图片均由老姚博客(www.laoyao.org)原创,网络转载敬请完整保留版权信息。

本文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