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流年 >

钟声悠悠

admin 流年 0 2018-01-28 浏览:502

村小学走廊上永远悬挂着一口钟,上下课时,就由一老师用小锤敲打,铁钟就发出悠扬的“当当”声,方圆二里,犹清晰可闻……这口铁钟一直陪伴着学校,走过了几十个春秋,送走了一批批的学子。以后小学用上了电,用电铃声作为作息的号令后,这口铁钟还一直在那老地方呆着,预备停电的时候使用。

铁钟悬挂得并不高,老师一伸手就可以发出上课或下课的号令了,也就六七位老师,差不多每人轮值一日。林老师是我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一个年近五旬的女教师,人长得很是矮小,每次她敲钟的时候,都要微微地踮起脚跟,有点吃力地敲打。收起小锤时,还不忘喝叫那些仍呆在教室门口的同学,早点回教室去,那些同学也就乘乘地回去等待着老师来上课了。

林老师长年担任一年级的教学,几乎是每一位同学的启蒙老师,都是从她那里过来的。大家的印象中,林老师对待学生总是满腔爱心,谆谆善诱。林老师还经常拿出一些钱,给同学们买学习用具或买零食。有一天中午,学校吃午餐的学生都围着一个摊子,买冰棒吃,我呆呆地望着他们有滋有味地吃着,可自己口袋时就是没有钱。林老师过来了,给了我一毛钱让我去买……第二天,我把钱还给林老师的时候,她把钱硬塞到我裤袋里。那时年少的我,感觉到鼻子有点酸酸的,脸有点热辣辣的痛……

林老师敲钟是最准时的,小学生都贪玩,课间10分钟的玩耍常让人觉得意犹未尽。于是背地里,同学们就悄悄地流传着“林老师敲种最积极了”,语含讥讽,尽管如此,大家对林老师都是非常好。

上了高年级,越来越感觉到,这钟声是越来越不准时了。课间同学们都在校园里疯狂地玩,而钟声就是迟迟不响,而校长房间里的门紧闭着,老师们还在里边兴奋地谈论着。那一段时间,下午最后一节课,经常看到有一二位老师在学校厨房忙碌,往往是宰一条小狗,狗肉的香味一直飘荡到教室里来了。学生放学回家以后,我几乎能想象得出几位老师是怎样的大吃大喝。直到上了中学,我才从知道一个词——腐败,我不知道这与“腐败”有没有关系,但从此以后,报纸电视上,有关腐败的东西就越来越多了。

终于有一天,班上有两个同学闯了祸。那一天上午,课间的钟声迟迟不响起,同班玩得正疯的林森,好奇地拿起那个小锤,狠狠地把学校的钟敲了几下,志文也不甘示弱,随后也胡乱去敲了几下。导常的钟声惊动了整个学校,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到这两个人身上,他们也开始惊慌了,意识到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当天值日的姚老师从校长房间怒冲冲出来了,抓住这两个人就是一顿暴打,周围是表情麻木的老师和瞪着惊恐眼晴的学生。多年以后,我还能记起,我的两个同班同学在校园里,被姚老师打得鬼哭狼嚎情景。姚老师后来成了我五年级的班主任,整天阴沉着一张脸。由于超生,上边扣发了他的一部分工资,于是,他就隔三差五来上课了,还动不动拿班上的学生殴打出气,有一次,同村惯于小手小脚的平尹被他拉到讲台上,当着全班同学,殴打了整整一节课。

xiaoxie.jpg

中国的农村小学,每天消失56所

钟声依然还是一天天重复,可依然还是那么不准时。小学一晃而过,上了初中以后,听到的就是用程控的电铃声了。村里破烂的小学也经过改建,成了县城郊区一间漂亮的二屋楼房的崭新学校,我虽从没去里边看过,但偶尔还能够听到从学校里边传来的悠扬钟声。进入21世纪,我们这地方兴起了一股撤校并校的高潮,说是为了节省、合理利用教学资源,村里的小学被撤了,村里的小孩都到县城的小学就读。如今村小学仍然还在,大大的书法体校名还保留着,里边是一间小小的电子厂……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文字和图片均由老姚博客(www.laoyao.org)原创,网络转载敬请完整保留版权信息。


本文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