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流年 >

小溪

admin 流年 0 2017-12-24 浏览:633

谨以此文献给生我养我的小村——题记

童年时代,那时的小伙伴较多。那时家长对小孩的管教也不太严格,家里也只教训我,不要到村里的小河玩水。

其实小河准确来说只是一条小溪,蜿蜒地从村中流过,最深的地方只能没到小孩的腰部。如今我回到家,看到溪中只堆积和着一些沙石,溪水只没到脚踝,由于村中出产建筑用石,石场的沙石都冲积到溪里,溪水都在沙石下边流淌了。

听村人和家人讲,从前小溪不是这样子的,我家二叔就是在那里淹死的。虽然人们已说不起具体的时间,但我想应该60多年前的事。

听村里人说,那潭水也并不深,我二叔看到一条红色的鲤鱼,在水潭中悠哉悠哉地摆着尾巴,煞是惹人喜欢,于是纵身一跃去捕捉,但却起不来了……

时代久远了,说起这事时,村人都归究于“水鬼”说,说那鲤鱼是水鬼变的,并用这事对小孩进行安全教育。我曾怀着探究的心理到过那个水潭观察,我发现河水到这个地方时转了一个弯,并形成一个轻易不能发现的漩涡。我想应该是一个小孩,被水卷入漩涡后游不出来了。

1.jpg

母亲是长大于一条大河边的,每到洪水泛滥的时候,都能捕捉到各种各样的河鲜,也亲眼见证过小孩淹死在河里的事实,因此对于小孩玩水特别敏感。到了夏季,听到有小孩到河中游泳,我都要给她验明清白之身。方法是这样的:用指甲在我的手臂上划一下,若有白痕,那就是去玩过水的。

2003年夏天,与几个同事来到厦门海边。同事们都“扑通扑通”地跳进海里畅游,我站在海滩上,负责看管同事们的衣服,提心吊胆地看着他们的人头在海中浮浮沉沉。面对大海,感觉到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2.jpg

文是一个游泳高手,小时他的游泳技术就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我站在岸边,看他在并不是很深的潭水中如一条鱼一般,还把整个身子长时间没在水中,口中还不断地往上冒水泡……

他的父亲早逝,那时他们兄妹仨都还没入学。他父亲出殡的情景至今我还记忆犹深,家人的痛哭声中,他们兄弟仨匍伏在棺材上,长久不起来。

一天,我们一群小伙伴漫无目的地沿着小溪寻找属于小孩子的乐趣,我们看到一大群的蝴蝶围着一簇鲜花翩翩起舞。小孩子惊呆了,停足驻立,听大人们说,人死后,就变成了蝴蝶。我对文说:“这是你爸爸呢!”他惊谔良久,我发现他们的眼中有泪水在涌动。

3.jpg

生一直是我忘不了的小伙伴,虽然他过世已经30多年了。他是与文的父亲同一年死亡的,两个成年人同一年非正常死亡,作为村里的大事件村时直到现在还记得。

他比我大四岁,小四时我们就同一个班了,体弱多病的他每学年都留级。生长得皮包骨头,尖嘴猴腮,脸色黄中带青,多年不见长高,他的生长让他一家人担忧,但他的父亲一直认为生的身体很正常,只是比别人矮小罢了。

后来生死活不肯再上学,辍学回家之后负责家里的一头水牛,那头牛每天被他拉到溪里吃水草,调养得身宽体壮。令人惊奇的是,牛就在河边悠然地吃草,他竟然能长时间骑在牛背上,同村的一个小伙伴感到很刺激,也试着跃上那头牛背上,刚爬上去,牛受惊,他轰然摔在河里。对生这一绝活,大家都感到惊奇,直到现在,还没有见过任何人能这样玩的。

生20岁时,疾病发作,经医院诊断,他的病是乙肝,已经晚期,且已经发展到严重的肝硬化。1985年夏天生死亡,听说死时哀嚎不止,非常悲惨。

生的父亲一生行医,擅长是精神疾病,医治病人无数。一个能医治别人疾病的医生,却长期忽视了自己孩子的隐疾,不能不令人感叹。

4.jpg

时光荏苒,太多的人和事随流水而逝。世间沧海桑田,什么都会改变,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老家仍宁静而安静地躺在粤东的青山绿水之间。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的磨难从没让他们追求幸福生活的理想磨灭。而当年的那些小伙伴已经都有了自己的事业和家庭,岁月的沧桑也开始悄悄地爬上爬上他们的额头。

如今,我站在这条小溪里,历历往事都如小溪中的杂草。我试图打捞起些什么,而我的目光里只有一些时光的碎片。我感到非常失望,难道时间真的会带走一切?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文字和图片均由老姚博客(laoyao.org)原创,网络转载敬请完整保留版权信息。


本文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