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旅途 >

姨妈

admin 旅途 0 2017-12-17 浏览:626

我初中的最后一年转学到另一个乡镇中学,姨妈家附近,与姨妈的儿子同一个班,吃宿就在姨妈家里。

姨夫是姨妈的表哥,属近亲结婚,这其中的原因或许因为是科学知识的匮乏,但最主要的还是深刻的历史原因:姨夫家庭成分被评为是地主,有一家属因害怕逃到台湾。在那个年代,家庭背景为地主、台属的姨夫生活简直难于想象。

姨夫成家,成了一个问题,姨夫的舅舅可怜他,把一个女儿嫁给他。如今我们想来,这应该是多么愚昧和无知的行为,还好的是,姨妈生了三个孩子,个个都很聪明,后来都考上了高校。

听说姨夫求学时期是十足的书呆子,有一次,他到书店看书,看得痴迷,出门的时候错把书店的扫把当作雨伞而浑然不知。姨夫的学习成绩也挺好,高考时考上了中山大学的中文专业,可在入学的时候,半路上被政府追回来了,原因是成分不好,不得入学。

改革开放以后,姨夫到一所乡镇中学做了一名代课教师。

我上初三时,姨夫就在另一个乡镇上班,一周能踩单车回来一次,姨夫回来,大多时间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只要有人来,就滔滔不绝地谈着“文革”时家人发生的事,以及自己不能上大学的遭遇,或者是口若悬河地背诵着一些古诗词,也不管听的人烦不烦,就好象祥林嫂讲述阿毛的故事一样。

姨妈可从不跟姨夫谈论这些的,她就默默地在一边听着,抑或人家谈论得兴起,她也就微微地笑一下。姨夫除了教学,对生活方面简直是一窃不通,且谈论起某些事情来,古板而书呆子气。在我寄宿在姨妈家的一年时间,我发现,他们是分居的。

寄人篱下的一年里,我常常感觉很是委屈了姨妈一家,我除了每月从家里带来自己吃的大米以外,从来没有给姨妈家一分钱,反而是姨妈还常常暗地里塞些零花钱给我,且从不让我对外人说起。一次我放学路上,看到姨妈手中提着我的球鞋到街上修补,远远看去,姨妈的脚步是那么蹒跚,背景是那么孤独……

148.jpg

还有一次,初三级在周六召开家长会,邀请家长参加。我的家远,且父母对这样的活动从来不感兴趣,要他们来是不可能的,就是跟他们说起也很困难。那个周五放学后,我骑着单车逃也似的回家了,心里七上八下的,又不能跟家人说起这事,又愧对关心厚爱自己的班主任。

当我在下一周非常愧疚地坐在教室里,听班主任说起家长会的情况时,头脑“轰然”一下。班主任狠狠地批评了某些家长不参加家长会的事实,最后只听班主任说,姚某某同学的姨妈来了,她说“我是代表儿子的家长和我外甥的家长来参加会议的”,精神多少可嘉啊。我一阵愕然,原来是姨妈帮我解了这个围,她在班主任面前说明她是代替我的家长参加会议的,班主任把这当作一个正面教材了。

这一件事姨妈也从没提起过,我也只有默默地记在心里。

后来我考上了高中,且考上了一所高校。毕业分配那一个暑假,突然传来一个噩耗:姨妈因心脏病发作死亡,家里张罗着去奔丧。我说“我去吧”,但家里不答应,说是就要上班了,这里的事预兆不好,我最终还是拗不过他们。

真没想到,心怀感恩的我,竟然来不及报恩,姨妈就匆匆地走了,且还不能去看最后的一眼,直到现在,我的良心还在隐隐不安。

天堂那边的姨妈,希望你一切都好!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文字和图片均由老姚博客(www.laoyao.org)原创,网络转载敬请完整保留版权信息。

本文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