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流年 >

那些伏案写作的日子

admin 流年 0 2017-12-04 浏览:234

我集中了大量精力与时间写作的阶段是1994—2000年,即大学的三年和参加工作后的三年。

我上的大学是本地的一间师范院校,三年大专。我所学的是中文专业,是定向培训本地中学语文教师的。在我上大学那一阵子,师范属不热门的专业,很多毕业生在毕业时把转行作为理想的求职方式。而我毕业时,师范生要转行到行政事业,已经比较困难了,但还是有一部分学生转行到行政事业单位的。

转行的毕业生中,中文专业的比例稍大一些,这与中文专业的特点有关,那就是应用的范围广。写作,往往就成为很大一部分学生作为转行的“敲门砖”,于是中文系中也就出现了好些能写写方块字的学生,且经常能在地方的报刊上看到他们的豆腐块文章。

那时自己也很理想化地想着毕业以后不从事教育,有空也写写叫文章或诗歌之类的东西。当时写作是用纸笔写的,写出来之后,装上信封,给本地或外地的报刊杂志投稿。每每过一段时间就能收到样报、样刊,接下来就能收到几十元的稿费。

写那些文艺性作品的劳动很是辛苦,每当我收到稿费同窗们投来赞许的目光时,自己是感到悲哀的,那点钱对于付出的劳动来说,简直太不成比例了。

后来毕业了,还是进入了教育行业,在山区的一间初级中学立身安命。如今想来,大学三年的写作,除了锻炼了自己的笔头之外,换来的不过是一点点的虚荣。

参加工作以后的前三年还是会写写诗歌或散文之类的东西,但那时写作的机会明显少了。倒不是因为工作繁忙,而是从学校到社会,应酬明显多了,且那个时候到处都兴起了打麻将。带着择业的失意,打麻将不愧是一种麻醉自己的方式,于是经常在外边赌博消磨无聊的日子。

xz.jpg

出奇的是,参加工作以后延续的大学时期写作的爱好,却得到了极致的发挥,虽然那一段时间创作很少,一个月也就三五个文章,但几乎每一文都能在报刊上发表。我想,这其中的原因有二个方面:一、从学校出来,阅历多了,对社会的理解也较深刻了,文章也较有了深度;二、那个时候各地的报刊杂志纷纷增加了版面,用稿的需求量也随着大了起来。

我创作的鼎盛时期突然走向低谷,那是感觉到写作与实际的差距是那么遥远,生活是不太需要文学这东西的。从此搁笔,把发表的文章一把火烧光以后,我与其他人一样,为着生活而奔波着……

后来,调动到另一间初级中学,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边,有一个青年作家、诗人,与他们相提并论。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文字和图片均由老姚博客(www.laoyao.org)原创,网络转载敬请完整保留版权信息。


本文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