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流年 >

又见山稔满坡时

admin 流年 -5 2016-09-06 浏览:1284

农历七月以后,山稔就逐渐的成熟了,八月以后,满树就可见到紫黑紫黑的果子,夹杂在绿色的叶子和粉红色的花朵中间,煞是可爱。丘陵山区的家乡,中秋过后,秋风渐起,天气渐凉,漫山遍野的山稔果哗啦啦地召唤着,吸引着村中的小孩子们上山采摘……
    山稔味甜,尤其是成熟透了的果子。找到一片空气清新,土壤肥沃,山稔树生长旺盛的山地,就能找到满缀枝头的乌黑的山稔果。小孩子们一边把山稔果装进随身携带的手袋里,一边把最乌黑的果子往自己嘴里送……这样,手袋满了,肚子也撑饱了。太阳开始热辣起来,该下山了,就呼朋引伴,一路上说说笑笑地回家。
    家乡多山地,那时山上除了低矮的松树和杂草,漫山遍野几乎就是山稔树了。如今,那些低矮的树木不少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杂草也已成林,当年清晰可见的上山的小路也被杂草湮灭了。当年的那些小伙伴们,如今都在哪里呢?我的脑海中,总是会浮现一个小姑娘,那小姑娘没有名字,甚至容貌在我的记忆中也是支离破碎的,唯一能让人记起的,就是她采摘山稔时,那很认真的表情。

A2.jpg

山稔(网络图片)


    那年中秋,奶奶娘家来了一群人。奶奶早逝,奶奶娘家的亲情也渐渐疏远了,逢年过节的时候偶尔会互相探望。五妹是跟随着大人们一起来的,小学毕业后就没上学了,在家干农活。
    奶奶娘家在大山深处的小山村,村中通往外边的世界要步行四个多钟头,只有一条容人步行的崎岖山路。那里的人们整天砍伐林木,为了逃避稽查,经常在三更半夜时,偷偷把木桩扛到外边出售,以维持生计。尽管村民夜以继日,整个村子依然贫穷。
    午饭后,大人们在家里闲聊的时候,我们小孩子就上山采摘山稔了。此时,正是旺季,小孩子们谈笑着,兴趣勃勃地采摘着。五妹就在我身边,出奇地沉默,我看到,五妹长着一张大大的嘴巴,黝黑的脸上泛着晕红,胸部已微微突起……
    那个中秋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五妹了,寒窗苦读让我忽略了很多东西,关于奶奶娘家和五妹,我只陆陆续续听到一些消息。听大人们说,她年老体弱的的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是跟她大伯和叔叔的小孩一块,按出生次序排行第五的;后来,听说她招了一个浙江籍贯的上门女婿,是人家窜上门来的,已经生了二个小孩了;再后来,听说她跟他丈夫带着两个小孩,丢下了两个年迈的老人,离开了那个狗不拉屎鸟不生蛋的破落村庄……

A1.jpg

山稔花开(网络图片)


    奶奶娘家那个村子,不久前我和一个友人还去那溜达过。有一条简易的水泥路已经通到村子里了,村中稀疏地散落着一些新建的楼房。我试图去找奶奶娘家的后人,但几乎一无所获,那个村庄的树木资源经过多年破坏性的砍伐之后,早已不复存在,我在那个村庄的亲戚几乎都出门打工了。当年离开这个村庄的五妹,如今究竟在哪一片天空下走过呢?
    山还是当年的山,山稔还是如当年一样紫黑鲜甜,而当年的那些人,当年的那些事……又是山稔满坡时,回想起那些世易时移,沧海桑田,不由得令人感叹嘘嘘。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文字和图片均由老姚博客(laoyao.org)原创,网络转载敬请完整保留版权信息。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