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流年 >

村里的零售店

admin 流年 0 2017-09-01 浏览:188

老家的村里,曾经有过一间零售店。

村中人口不多,也就一百多号人,那个时代,206国道从村中穿过,公路上的车辆整天穿梭不停,整个村庄都被车辆扬起的尘土笼罩着,但却给零售店带来了源源不断的顾客。村中还有一间开采建筑用石的石场,里边的工人和运输建筑用石的司机也是小店的常客。这样,占尽了地利的村里那一间零售店,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红极一时,远闻闻名,小店老板也富得流油。有这样一个传说:一次,那个石场老板到县城银行办理业务,在银行工作人员面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竟然被银行工作人员当场奚落,无意中透露出,说到钞票,石场老板跟小店老板比起来,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201705011493577968748316.jpg

老家

零售店是祖传的,店老板破烂的祖传老屋的客厅摆上柜台,就作为营业场所了。年幼的我有记事起,就知道一个矮矮的,留着光头的一个老头整天在店里忙碌着,这是零售店的第二代店主。他有个绝活,那就是制作仙人板,客家地区的一种传统美食,清凉解暑还能充饥,很受顾客欢迎。零售店里总有一条高大的狗在看护着,总跟我们小孩子过不去,我们也经常逗逗它,远远地,我们把一小块石头抛到空中,石头在空中画一条弧线,不偏不歪,刚好在狗的头顶上,那狗抑起头,张开嘴,把石头狠狠一咬,然后发出一声惨叫……那狗感觉自己上当以后,愤怒地朝我们狂吠,并奔跑过来,吓得我们四处躲藏。当然,我们也吃过亏,几乎每一个小朋友都被那狗咬过,我们经过那小店的时候,那狗冷不丁从角落里出来,在你的屁股上狠狠地咬上一口……事后,老板娘总是用温热的猪食给我们在伤口上揉搓几下,就算负了责任。

零售店这一代老板去世以后,就由他第五的儿子继承经营。那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遍了祖国的每一个角落,于是在村里,石场老板和零售店老板成了先富裕起来的“一部分人”。那时我还在上小学,母亲在家务农,我们兄妹三人都在念书,这让在乡镇企业上班的父亲很是捉襟见肘。看到零售店老板一家滋润的生活时,我心里暗暗埋怨父亲,为什么就不成为一个零售店的老板呢,这样我们一家就不愁吃穿,不愁东拼西凑交给学校的费用了。

店老板也有三个儿女,二个女儿和一个小儿子,都跟我在村中的小学上学,其中大女儿跟我还在同一个班。我们上学都要经过一段长约三公里的山路,一路上小桥流水,荒无人烟。小学毕业那一年,毕业班就经常拖堂了,常常只有我跟店老板的大女儿一块行走在那段山路上。她的牙齿跟她的妹妹和弟弟一样,都有点残缺不全,大人们都说,那是吃糖果多的缘故。她也经常悄悄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糖果饼干之类的东西递给我,这让我很是感动,父亲那时每天只能给我几分钱,让我在中午时买一二根冰棒吃,已经没有更多的钱让我去买糖果之类的东西了。

小学五年的时光一闪而过,参加完学校的毕业考试那一天傍晚,我们一块行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那长长的山路的时候,店老板的女儿许久沉默不语,显出心事重重的样子。她突然问我:“你以后还上学吗?”我说:“上啊,家里让我以后要考上大学呢。”她突然低下头去,什么也没有说。我发现,她如桃花一般的脸上有一朵红霞飘过……

长大后的我经常会回想起那个傍晚,那朵飘过她脸上的那一朵红霞,那时年幼的我仍然不是很懂得那那些风情。那次毕业考试,她的成绩跟学校要求参加升初中考试的成绩差了2分,没有参加升学考试,于是辍学回家务农了。后来,她的妹妹和弟弟都没有再上初中,特别他的弟弟,她父亲一心要让唯一的儿子能多读一些书,但那小子生性就是顽劣,小学四年级时就死活不愿意再去学校了。她父亲手持木棍,打骂着驱赶他去学校,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没再上学的他后来成了一个混混和赌徒,从没干过一件正经事.

上世纪90年代初一阵轰轰烈烈的公路建设热潮,把改建后的206国道彻底地移到了村庄前边的山背,从此结束了村里多年的空气污染,村庄的上空终于蔚蓝一片了,同时也让村里的零售店生意一落千丈。几年以后,店老板染上了重疾,一种肺部有关的疾病,我知道,这是与店老板长期生活在尘土飞扬的环境中有直接关系的。

店老板是在一个傍晚突然去世的,去世时年仅五十二岁,二个女儿已经出嫁。由于事发突然,店老板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交待后事就永远离去了。处理完后事,店老板一家忙着寻找店老板的遗物,却怎么也找不到他在银行存折,这让人很是可惜。对于店老板的在很行的储蓄,人们纷纷猜测。有人说,那老板应该有一大笔钱,因为没有及时交待,就这样丢失了;也有人说,那存折应该早就交给他老婆了,因为儿子不成器,而没有遗留给他,这是故意隐瞒他儿子的,这笔钱肯定在老板娘手上。

不管怎么说,店老板去世以后,小店就没再经营下去了。店老板的儿子整天忙着在外边吃喝玩乐,很少回家,根本没有心思去经营那半死不活的零售店。老板娘也忧郁成疾,以至于后来不吃不喝,很快就去世了。当人们发现老板娘的尸体的时候,已经去世多日了。那时,她的儿子还在赌场上疯狂地赌博。直到现在,村里人谈到那一件事,都不由得为那曾经风风光光的老板娘扼腕叹惜,感叹人生易变,世事无常。

独自生活的那店老板的小儿子后来越发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我就曾经看见过,他在县城一间旅店,肆无忌惮地跟人赌钱,以及无休无止地嫖娼。多年来,他做的唯一还算正经的事就是开设过地下赌场,听说倒还真的曾经身缠几十万贯,也会一个晚上赌博输赢几万。还好的是,前年终于结婚且生了一个儿子,那小子的老婆,人长得还很是漂亮,听说如今他们整天也就是混迹于各大小赌场。

自老板娘去世以后,那零售店就再没人去住过,老板的小儿子一直在外过着浪迹的生活,结婚以后,就在县城租了一间套房长期居住了,村里的老房子,他只是偶尔回来看看。以至那旧房子越来越阴暗潮湿,破败不堪。去年,他叫来了一辆推土机,把老屋推倒整平了,说是要盖一座楼房,只是一直没有动工。有人说,他用来建房的钱被输光了。

当年的零售店,推土机经过以后,现在已经一片空旷,已然不见当年的容颜了。只是,我依然还是很怀念村里那间曾经的零售店。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文字和图片均由老姚博客(laoyao.org)原创,网络转载敬请完整保留版权信息。

本文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