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流年 >

关于一条河

admin 流年 0 2017-06-26 浏览:129

说到这条河,它与我休戚相关,它曾无数次的流淌在我的梦中,也曾有意无意地在我的文字中缓缓流过。

家乡这条蜿蜒流过村庄的这条河,或许在行人的眼中,只是一个点缀,一处小小的风景,甚至它不能称为是河,充其量只是小溪。它流出村庄,到达平远县城的南湖,作为支流流向平远的母亲河——柚树河,最终流入梅州市最大的河流梅江河,梅江河流入粤东的韩江之后,从汕头出海。

家乡的这样一条小河,不知道已经流淌了多少年代,它静静地注视着村庄的风云变幻的变迁、苍海桑田的世故。村庄究竟发生了多少故事,小河应该是最有说明力的见证,而小河是沉默的,象一位久经阅历的老人。

如今,奋斗了几十年终于走出村庄的我,会常常想起一些童年时有关小河的记忆来。

一个少年,手持簸箕,在水中打捞着鱼虾,每一次簸箕下去,都充满着希望,往往就有令人意外的惊喜,簸箕里边总能出现一些鱼虾之类的东西。那个年代,那个少年应该是穿着补丁的衣服,且打捞鱼虾的过程没有一点的诗情画意,是为“劳动果实”而劳作的。

当少年渐渐长大,通过书本,对外面的世界有了一些矇眬的认识,于是孜孜不倦地学习书本中的知识。那时那个少年经常捧着连环画或是通俗本的《三国演义》,在河边聚精会神地徜徉在书本的世界里,全然不顾有蚊虫叮咬脚根,他的身边,水牛在悠闲地吃着青草……

后来,少年成年了,有了自己的理想,也有了烦恼,辗转不眠的许多夜里,听着窗外异常夸张的潺潺的流水声,少年窗前的灯光经常是彻夜不息的。

1111.png

当年的那个少年,如今再一次站在小河前,河水低洼,仅没脚踝,有一小女孩,衣着光鲜,脸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兴趣勃勃地在河中戏水,已然没有了我当年的影子。这个小女孩在我的生命中占有非常重要的部分,她是我的女儿,正因有了她,才让我在孤独而寂寞的人生之路上能坚定地前行。有时很想与她说说父亲与小河的一些往事,而欲言又止,只是不想在她幼小的心灵中灌入太多说教的东西,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烙印,一个时代的人们都会有他积极的方面。

水花飞溅着,女儿的笑声如银铃一般清澈明亮,我想,我们的下一代,应该比我们这一代人要好,他们的理想,迥异于我们,但起点会更高。人在旅途,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回忆过去,但常常在心头颤粟的感动,往往都是因为过去的一些人事和场景,它可以是一条路,一张脸,一条河……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文字和图片均由老姚博客(laoyao.org)原创,网络转载敬请完整保留版权信息。

本文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